体验区

体验区

浸至饮食日减,羸弱不起,奄奄一息,病家亦以为不治之证矣。后因用此方效者固多,间有初次将药服下转觉气血上攻而病加剧者,于斯加生麦芽、茵陈、川楝子即无斯弊。

或问∶养气虽能隔肺胞通过,亦甚属些些无多,何以当吸气内入之时,全腹皆有膨胀之势? 若大口吐血,或衄血不止,虽虚劳证,亦可暂用半夏以收一时之功,血止以后,再徐图他治。

盖人之胸中大气,实司肺脏之呼吸。此非因肝风内动,而遂为内中风之由来乎?

邻村高某,年四十余,小便下血久不愈,其脉微细而迟,身体虚弱,恶寒,饮食减少。 以上二方,皆为治霍乱之要药矣。

 是此汤为回阳之剂,实则交心肾和阴阳之剂也。 询其大便,干燥不易下,多日不行,又须以药通之。

自言百病皆除,惟觉胸中烦热,遂将方中升麻、柴胡皆改用钱半,又加知母、玄参各六钱,服后脉遂复常。 然《内经》又谓怒则气逆也,何以与此案中之理,相矛盾乎?

Leave a Reply